服务热线
0971-8253697

【小金说金】专车、拼车、“11路”,哪个才是您的菜?

嘀嘀和快的这两个品牌,现在就像肯德基和麦当劳一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特别是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年轻人,您说没有叫过车或者没有蹭过朋友叫的车,那就基本上只有两种可能(小金说的是“基本上”哈)。第一:成功人士,单位配车配司机;第二:太宅,俩点一线,按时地铁公交自驾上下班。特别是在两大品牌推出了一个叫“专车”的服务之后,广大的高尚人士更是欢呼雀跃啊!“滴滴一下,专车接驾”,这一广告词满足了太多“西装领带族”的心理,这不就是配车配司机了嘛!特别是在有一台奔驰S350抢了订单之后,走路都是轻飘飘的了,完全是马上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赶脚!

调侃结束,下面说正经的。

今天说这个话题,是小金昨天晚上健完身溜达着回家,在大望桥东南角辅路看到的情况之后所想到的。大望桥东南角这个地方,是北京著名的拼车聚集地(小金个人非常讨厌“黑车”这个词,这是明显带有色彩的),因为这里是进入京通快速路之前的最后一个入口,因此每天会有很多在CBD上班的人从这里拼车回家。此前,北京市也重点整治过这里的拼车“乱象”,但是效果甚微。随后,北京开始逐步的放开了管制,从明令禁止转向政策引导。在安全、价格等等多个方面给乘车人和驾车人提示,大望路东南角辅路也码放了隔离带物理分割出行车区和上车区。这些在小金看来,都是非常大的改变,并且是非常好的改变。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情况和变化,小金同时也就想到了一件事,就是此前交通运输部长的关于出租车份子钱和民用车成为专车的一段讲话。部长的大致意思是说出租车的份子钱不会降,并且民用车辆永远不能成为“专车”。

这段话很快在社会中引起了比较激烈的讨论。有些人支持部长的观点,认为民用车辆成为“专车”涉嫌扰乱市场秩序,而收费形式的“拼车”则更加可能对法律规则产生挑战,例如税务问题和价格问题。关于出租车的份子钱,支持的人认为由于大部分城市对于出租车数量有明确的控制,因此出租车公司的发展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而份子钱几乎成为了出租车公司赖以生存的保障。所以综合支持方的观点来看,在持续收取份子钱的前提下,如果允许民用车辆直接进入租赁市场,很明显会对市场公平性产生挑战,并涉嫌采用便利手段和无规则的方式杀死对手。

反对的一方则认为,政府对于市场的干预明显过度。“拼车”市场的存在有其必然性。加班到了12点,没有公交没有地铁,半个小时没有打到车,那么付费“拼车”几乎成为了唯一的回家方式。尽管没有官方的价格指导,但“拼车”价格是由当事双方协商而来,是完全符合市场和双方预期的,不然客人不会上车,司机也拉不到客人。在份子钱方面,反对方的观点普遍比较通俗,他们以数据说话。一个司机师傅一个月拉活赚多少钱,邮费花了多少钱,维修保养花了多少钱、保险多少钱、洗车多少钱。除去这些之后,还要再交一大笔的“份子钱”,最终留在手里的所剩无几。而这也产生了市场不公平性。出租车公司每月拿到固定收益,但司机师傅则需要单独承担某些时候市场不好所带来的风险,这明显不平等。

这么看来呢,正反双方最终争论的一个根本点还是“市场自身调节”和“政府主动干预”的问题。说实话,每个人聊到这个事,都比较头疼。各自有各自的道理,并且道理还都非常有理。但是呢,小金既然提到了“部长讲话”的这个事情,所以肯定是有一些个人的观点,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先是“专车”“拼车”市场。个人认为这个市场只用去规范,不用去限制。职能机关要在价格、税务、安全等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此外,严格管理“平台”,例如要求类似于嘀嘀这样平台做好准入的监管,对于车辆信息(包括维修保养情况、保险等等)、驾驶员信息、运营信息和调度信息进行详细登记并存档。打击虚假信息在平台上传播。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做好驾驶员的培训和检查工作,包括驾驶技术、身体健康、礼仪仪表等多个方面。法律问题上,“专车”“拼车”的形式目前的确与《道路运输条例》相悖。小金也注意到有人提议说可以修改法律,并称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修改现行的法律是很正常的操作,以前也是经常这样做的。小金对于法律问题不是很了解,但如果真可以,那大发88安卓版觉着确实不妨变更一下来适应新问题新情况。至于所担心的市场公平性问题,小金是这样看的。李克强总理此前明确的说未来要给予市场这只手更大的力量,而政府应该逐渐的退至幕后。这很明确的表明大发88安卓版国对于市场调节的一种态度。而一个自由市场,对于“准入”应该是没有太多限制的。所以小金的逻辑是这样的:首先市场大门敞开,随后新的模式对于传统模式产生挑战,快速抢占传统模式的份额,之后倒逼传统模式进行改革。在改革的过程中,不能顺应潮流的企业经营愈发艰难,再往后难以经营的企业会被改革良好的企业兼并并最终组成几个大型的符合现代经营模式的企业,最后成功改革的传统企业和新模式的企业在市场中共同生存,并且融会贯通,各取所长。到了一定阶段,双方将会寻求合作,传统企业A将会和新模式企业B组成联合体。同时,传统企业B也会和新模式企业A组成联合体。然后两大联合体的路径是竞争-激烈竞争-恶性竞争-政府干预-切块分蛋糕。以后,这个市场就相对稳定了(咱这里就只聊乐观的哈)。

出租车份子钱的问题。小金了解的不多,但据小金所知,现在应该是采用单班和双班固定份子钱的形式。就是单班司机每月交一个固定数,双班司机每月交一个固定数。说实在的,小金觉着这个方式明显带有计划经济和强制色彩。不管一月赚了多少钱,都必须交这么多,就现代社会来说,明显不合理吧。小金认为是否可以采取阶梯制的交份子钱模式或者按一个比例的形式来交份子钱。这个月司机师傅赚的多,那相应的交的就多一些,赚的少,那交的就相对少一些。这样对于司机师傅的压力是不是会更小一点,同时也不会威胁到出租车公司的利益。但是运作这种方式的前提,是做好“道德风险”的管理。在保证司机利益的同时也要保证出租车公司的利益不受侵害。

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正如之前所说的,“市场”和“政府”的话题很难合理的解释。对于份子钱和专车的问题,您可能也有自己的观点。大发88安卓版非常欢迎您到中国金币网论坛交流专区【小金说金】栏目与大发88安卓版进行交流。